临江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 (半年多了管它是几)

   
  贫瘠的村落寂静一片,原本人们的欢声笑语早已不见,留下的,只有乌鸦嘶哑的笑。虽是烈日当头,空气中,却硬生生挤出几分寒意,鲜血的味道,随着风点点飘散,弥漫在房屋的废墟之中,像是被恶点燃的火,灼烧人的灵魂和理智,只留下恐惧无限蔓延。
  躲在废墟木架子下的两个孩子强忍着小声哭泣,瑟瑟发抖,连衣服上的泥土都不敢拂去。大一点的哥哥捂着妹妹的嘴,谨防妹妹发出声音,妹妹紧紧蜷缩着幼小的身躯,眼中满是流露着惊恐的泪,好像把自己缩的更小,就不会被发现一样。
  恶鬼们狂笑着游荡在房屋废墟之间,沾满人血的双臂夸张的不停摇晃,像是疯狂的庆祝,也像是在发泄还没找到猎物的怨念。鬼像猫捉老鼠一样,搜寻着两个柔弱的孩子,一只鬼已经走到了离妹妹只有一墙之隔的过道上,只要一拐弯,就能找到兄妹,实际上,恶鬼已经闻到了幼童心中散发出的惊恐的味道。
  恶鬼陶醉的闭上了混浊的眼,摇着头,枯瘦干裂的手指敲了敲墙壁,在斑驳的墙上留下扭曲的血迹。“出来吧小家伙们!”恶鬼奸笑道:“我已经找到你们了。”
  “还在躲什么?”
  恶鬼跨过了掌握孩子生死的一步。
  孩子们的心脏仿佛陡然停止,却又猛然剧烈跳动,不断的展示着自己鲜活的生命力。
  鲜活,稚嫩,却又柔弱,柔弱到能够轻易一把掐碎,这是恶鬼最喜欢的食物。
  明明只是须臾之间,听着恶鬼的脚步声,但孩子们恍惚以为恶鬼走了比想象中还要多的路。就像整个人从高空被抛下,耳畔是飒飒风声,因为伸出双手可够不到任何支柱,所以心中迷茫而急躁害怕,最后落地坠亡。
  鬼已经和孩子碰面了。
  鬼在兴奋的笑,孩子在绝望的哭,崩溃的情绪再也压抑不住,如洪水般奔腾冲破了理智。两个孩子放声大哭,眼泪和鼻涕,掺杂着痛楚与恐惧。
  鬼伸出来腥臭的手,大孩子捂住了小孩子的眼。
  是躯体被什么撕碎划破的声音,孩子们没有感受到疼痛,却听到了恶鬼的惨叫,睁开了满是泪水的眼。
  孩子的眼眸如此清澈,什么情绪都会被轻易捕捉,像镜子一样,映的所有想法无处可逃,这就是孩子的眼。然而这面镜子上,现在是恐惧、惊诧,还有一只身上溅血的姑获鸟。
  姑获鸟收剑之时,恶鬼身躯化为灰烬,鸟把手伸向孩子。“别怕,可爱的小家伙,跟我来吧,我带你找个能够活下来的地方”姑获鸟的声音很温柔,像母亲的手,暂时安抚住了两个孩子。村落被恶鬼屠戮了个干净,只剩下他们两个豆包,没有任何前路,孩子愿意,也只能相信面前的妖怪。
  傍晚之时,斜阳半落,姑获鸟和两个孩子的身影,被拉的细长。
  鸟在京都一家院子前,带着两个孩子停住了脚步。
  看着眼前的妖怪的开始敲门,妹妹紧张的扯了扯哥哥的手,小声道:“哥哥 这里是哪里啊?”
  小村落里的人们淳朴勤劳,耕作畜牧,酿酒纺布,向来是自给自足,孩子们还从来没被大人带来城里。被恶鬼的惊吓,失去亲人的心酸,半天赶路的疲倦,都加重了小姑娘的紧张。
  小哥哥摸摸妹妹的头,说倒:“乖,别怕,有哥哥。”一旁的姑获鸟回头看了一眼,赞赏似的同样摸了摸哥哥的头。
  伴随一阵脚步,一声轻响,院子门被开了宽宽的一条缝隙,一只雪女探出头,不耐问:“谁啊?都喊了来了来了,还敲那么多次,急着生孩子啊?”
  姑获鸟看了雪女一眼,“叶修在吗?”
  “喲,大眼呀。”方锐一见是熟人,把门彻底打开,往外一看,看到了两个一脸疲倦的孩子,“你还真生了俩孩子?”
  被姑获鸟生出的孩子俩:“……”
  妹妹皱眉嘟嘴道:“他,他不是我爸爸…”
  哥哥报以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想着长大后有没有能力打爆雪女狗头。
  一妖两娃跟着雪女往院子里走,被称作大眼的姑获鸟王杰希向雪女解释了一下孩子的来历,表示自己心有所属一向为某阴阳师守身如玉,不要用因为嫉妒他的帅气来随便污蔑他的清白,嫉妒使妖丑恶巴拉巴拉。
  方锐:“……那你喜当爹还把孩子带老叶这里干嘛?”
  王杰希不缓不急道:“姑获鸟虽然喜爱收养幼童,但是两个人类的孩子,最好还是不要让妖养才好,人类能给他们更好的环境…你不懂,要知道…”
  还没解释完,两妖两娃就已经走到了内院,只见内院一众妖怪追着自己阴阳师打赌比试,谁输了脱一件。
  叶修和一众式神都脱了一半,一院子裸男各种动手动脚,嗷嗷乱叫,看着就让人想入非非,唯二女性都在一侧嗑瓜子侃大山。
  方锐回头道:“环境好?你确定?走吧走吧换个地。”
  男gay女彪。
  “你不懂。”王杰希一手捂住一个孩子的眼睛,一边伸脚踹向方锐,“让开,我也和老叶比一场。”
方锐表示,我懂你个蛋蛋。








写了半天不知道写什么,大眼和小邱非出来了……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7)

  苏沐秋笑了笑,笑嘻嘻地去捏叶修的脸:“怎么,觉得我妹凶?”“哪敢啊!你妹最可爱了成不?都是楚云秀作妖带的。”叶修撇了苏沐秋一眼,也不甘示弱捏了回去。互捏脸的两人谁也不愿松开,在院子里开始你捏我我捏你,你不松我不松,谁捏谁傻蛋,傻蛋就傻蛋无线循环。

  楚云秀面无表情地在后边捂住了苏沫橙的眼睛:“别看,小心眼瞎了。”苏沫橙用力的扒这楚云秀的手:“没事!我带的红美瞳可是阎魔给开过光的限量版!护眼根本不怕!”不看的话四舍五入亏了一个六星暴击针女好不好!方锐吃着偷来的瓜子吃的吧唧嘴,转头看向一直在角落翘腿喝茶的韩文清。“你看我做什么…我可没干过这种事…”韩文清黑着脸看向方锐,傻不傻,让我安静窥屏好不好?

  被苏沐秋捏了半天的叶修忍不住扯开嗓子开始嚎,被叶修猛地一嗓子吓到的苏沐秋忍住笑,又狠狠捏了两下才放开。“哥如花似玉的脸啊!像我这么脸皮薄的人,被你捏坏了你负责嘛!”脱离魔爪的叶修揉着脸一脚踹了过去,力气不大,但苏沐秋本就强忍着笑,被叶修一个巧劲踹倒在地。“哈哈哈哈哈好一个如花似玉!”苏沐秋倒地就已破功,忍不住捂住被叶修踹到的地方放声笑了起来。“你还笑!笑个屁!”叶修被笑苏沐秋略显狼狈的样子弄得也噗嗤一下笑出声,接着踹还没起来的苏沐秋。“你也笑了啊,别气啊,我负责的。”苏沐秋翻身躲开叶修这一脚,还在叶修收腿时猛的一把抱住叶修的腿一拖,让叶修一个跟头摔也摔到了地上。

  被摔到地上的叶修刚开始还有点懵,反应过来后也懒得再和苏沐秋闹,式神的小院子反正挺干净,叶修直接就躺耍无赖在地上不起来了。“大兄弟你干啥!”“能干啥嘛。”苏沐秋一咧嘴扑了上去,“对你负责呗。”

  妈的虐狗。苏沐澄开始教楚云秀做眼保健操。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我是真的不记的是几)


  鬼使黑白向来形影不离,苏沐橙没来多久,鬼使黑苏沐秋也收拾好杂七杂八的事务跑来了。黑白鬼使虽然不是叶修的式神,却与叶修十分亲近,叶修也会时不时帮助黑白兄妹超度在轮回路上迷失自我的鬼魂。方锐对黑白兄妹与叶修的关系十分嫉妒,叶修虽然看着很好相处,但是除了自己的式神,真正亲近的人与妖鬼并不多,黑白鬼使虽然不住在叶修的式神小院,却时不时来串门。

  喻文州笑着摇着自己的折扇,看着搂着叶修肩膀的苏沐秋,对方锐问道“那家伙是谁?和叶修这么亲近?”“鬼使白她哥,就是个妖艳小婊砸,没事就来勾引叶修。”方锐一脸冷漠,“鬼都不知道为啥叶修和他亲近。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说好的就宠我呢!亏我还是他第一个式神!”“你个基佬当我是什么?我比你先来的好嘛?”楚云秀陪着苏沐橙在一边看着【鬼使黑苏沐秋与阴阳师叶修不得不说的小动作.AVI】现场版,听到这话忍不住还嘴。“而且苏沐秋认识叶修比你早啊。我跟你讲,这才是官配。”

  “叶修当上阴阳师的第一个式神不是你嘛,怎么认识的其他式神?”喻文州依旧扇着小扇子,装作完全没有感应到边上的方锐已经开始暴风雪了。“叶修之前失忆了嘛,刚好那个时候我哥把他捡回家了。捡回来的时候那家伙不知道为啥昏迷不醒的,我哥照护了他好几天呢。”苏沐橙一边解说一边看戏,啊,一群基佬啊,都是戏。

  “我不管,我是大房。”方锐在边上一脸不屑,“我跟你讲我才是叶修最宠爱的宝宝。”“宝宝你怎么不去死一死,你看叶修拦不拦你,那懒蛋要是勤快点早把你喂达摩了。”楚云秀嗑着瓜子 ,开始考虑要不要往方锐边上吐瓜子皮。“讲真,我觉得韩文清特有大房的感觉。一沉脸叶修哪里还敢作妖。”苏沐橙小声的和楚云秀咬耳朵 ,“拉倒吧,你看孙哲平,一张嘴叶修就要乖乖趴好撅屁股。”楚云秀边说边往方锐那边吐瓜子皮,不顾方锐已经开始嗷嗷叫唤。

  前边和苏沐秋唠嗑的叶修猛地打了个喷嚏,苏沐秋把叶修搂的更紧了,“怎么,最近着凉了?”“不不不,我敢保证你妹和楚云秀又说我坏话了。”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说实话我忘了是几)

  叶修觉得,自己一院子式神,最可怕的事,不是除了楚云秀,全是带把的,而是唯一一个不带把的楚云秀,比带把的还野。
  在叶修印象里,楚云秀三大日常,骂街,秀腿,打方锐,丝毫没有一点淑女样子可言。“你能不能给我安生点!学学人家沐橙,亏你们还是闺密,方锐天天被你揍得都不敢一个人睡了。”叶修用手指一下一下的戳着楚云秀的脸,开始深刻教育,“实在不行你看看人家乐乐,一院子的伙食都是他搞定的,比你贤惠多了。”
  楚云秀却完全听不进去,给叶修竖起中指:“见过沐橙徒手撕恶鬼吗?这就是方锐每天钻你被窝的理由?张佳乐煮的面条能吃?”
  “诶呦,你说什么哥没听清。”“…你个死基佬。”
  “我有徒手撕过恶鬼嘛,真是的。”不知何时踏进小院的鬼使白苏沐橙一下子冒了出来,笑眯眯的看着楚云秀“嗯哼?”
  “天呐我说了什么,我有说什么吗?我没听清!我去睡美容觉了。”楚云秀被神出鬼没的苏沫橙吓的一身冷汗,脚底抹油,完全不准备承认自己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叶修却喜欢看楚云秀吃瘪,一把拉住楚云秀的衣领,眉飞色舞的开始学话:“我听清了,听得可清楚了,你说沐橙徒手撕恶鬼!还说沫橙特别——”“是啊,我还听见她说方锐爬你床!”苏沐橙回头瞪了一眼叶修,“这会听清了?你也躲不了。”“还有喻文州!我亲眼那只死狐狸摸了叶修的屁股,孙哲平前天拖着叶修一起洗的澡,我可不保证没发生什么。”楚云秀开始了最后的挣扎,企图死的光荣。
  “楚云秀,你不怕下次斗技孙哲平不奶你了嘛?给哥闭嘴。”叶修妄图威胁一下楚云秀,挽救挽救自己在苏沫橙眼里那点小形象。
  “呵呵,你有脸说他斗技奶过我?”
  好像也是啊…叶修猛地朝一直在边上嗑瓜子的萤草孙哲平看去,正好看见孙哲平一边吐瓜子皮一边朝他笑,顿时不满说到:“笑笑笑,你还笑。一个奶跟没奶一样,你给哥解释一下你有个屁用!”“那先给你爸爸我解释一下方锐爬你床的事?”孙哲平也不笑了,一脸严肃认真,“解释不好,以后方锐可能在雪女族谱里的名字就要被画红圈圈了。”
  “…不说你奶不奶的事了,来来来,沫橙,我在给你学一下刚刚楚云秀说的,楚云秀你有种别走!”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日常篇)

日常段子
一 排排坐,写表表
  “来来来,当了哥的式神就要从良,先添个表。”叶修拿着笔,戳了戳一边的喻文州。“最近妖怪闹得太厉害,在京都里呆着的从良妖怪都要填表。”

  “姓名?”叶修沾了墨,拿出一副正经样子。“我说过,喻文州,主人记住了。”

  “性别?”叶修拿着笔刷刷两下,“你说呢?”喻文州边说边偷偷拿着尾巴勾叶修的手腕。

  “年龄?”“秘密。”妖狐的尾巴无辜的往阴阳师的腰上跑。

  “你事怎么比张佳乐还多,年龄还秘密?你当你楚云秀啊?”叶修头都没抬,伸手掐了一下已经跑到自己屁股上的狐尾。“…我在世间三百年了。”

   “种族,嗯,妖狐对吧。说起来,楚云秀算不算你表亲?”

  “你喜欢楚云秀?”喻文州斜眼看着叶修,尾巴依旧不安分,“算了吧,哥还想多活两年。”叶修盯着喻文州的尾巴,嗯,就是你,再动一个试试!

  “那你满嘴都是楚云秀。”“呵,我还一直再说你呢。”

  “对啊。”喻文州笑得格外灿烂,“我知道你喜欢我。”

二 你们这群输出能不能不要BB
  御魂塔每周四,都会有让输出魂牵梦萦的御魂——针女。崽啊!阿爹带你们去打御魂!虽然咱们没有群,但依旧要坚强!

  阎魔韩文清表示自己一个PVP不参与大蛇这种pve活动,在一边吞云吐雾观战,小妖狐喻文州表示自己还小,上阵也是凑热闹,雪女方锐和孟婆张佳乐两个控制在一边装死。

  “所以呢?”三尾狐楚云秀一脚踢在叶修屁股上,“你让一个姑娘天天给你当打手!”“你也算是姑娘啊。”叶修瞟了楚云秀一眼,小眼神十分幽怨。

  “切,怕个什么。”六星萤草孙哲平一把搂住叶修的腰,“有你爸爸我在呢,你乖乖躺好就行了。”“要脸不大兄弟?”方锐在一边吹口哨,“为啥是躺好?你想对老叶干啥?”孙哲平晃了两下手里萤草,也学着方锐吹了下口哨,“咋的,还想打架?”“老叶!他欺负你的宝宝!”

  沉迷输出,见死不救,小手一挥,毁天灭地。叶修看着对面被打的叫爸爸的八岐大蛇,感同身受的抱起孙哲平的大腿,“爸爸!我躺好了!”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4)

  韩文清黑着脸和张佳乐一起把方锐拽开,准备拉到小黑屋交流一下同事感情,新来的小伙伴喻文州也准备加入地府组一起,和新朋友交流交流感情,畅谈畅谈理想。

   叶修整了整被方锐拽的松散的衣服,朝着喻文州起来,“那只妖狐,诶就是你,你刚刚话还没说完啊,别真是被方锐吓着了,这地大妖怪不少,比老韩还凶!别乱跑啊。”

   喻文州停下脚步,回头眯着眼看着叶修,我“不去哪,刚刚就是看见你太激动了,有点抑制不住自己,准备出去随便扒个皮。”随便,扒个,皮?楚云秀听完,三只尾巴抖了抖一下子立了起来,狗逼方锐乌鸦嘴,麻麻这里真的有变态!“扒…皮?”叶修嘴角抽了抽,这爱好还真…还真是挺独特的啊。“你要不喜欢,我就不去了。”喻文州看着叶修一脸懵逼,开心的宛如封住了封住了十个黄少天的嘴。

  叶修摆了摆手,示意喻文州别出门浪了,好好和楚云秀在一边歇着,扒皮这种爱好,还是戒了比较,真的是太血腥!太不有爱了!
  重新拿起画符笔,叶修准备再召唤一次试试,笔走龙蛇的写上了三个奶字,闭上眼睛念咒。“诶呀你就放弃吧,一会没出来个蝴蝶精给你出来个巫蛊师,看着更不顺眼。”楚云秀打定叶修依旧不会出奶,在一边无所事事的欺负扫地小纸人。

  符咒猛地发出一阵白光,光源处走出一个人影,但光芒久久不能消散,人也一直没走出来,只能看见那式神手中拿着一只萤草。“我的妈,真出奶了,叶修你咸鱼翻身了!”楚云秀瞪大了眼睛,踢了叶修一下。“看看这光,估计四星萤草都不止。”叶修搓了搓手,也不在乎楚云秀踢了自己一下,大喊一声,“出来吧!我的萤(萌)草(妹)!”

  光源处传来一声慵懒的的男声,“急什么急,等着。”话音刚落,就见光源里走出一英气男子,朝叶修挑了挑眉。

  楚云秀一脸玩味:“哦,你这基佬体质。”
  叶修:“…哦,我真是日了老韩。”

  欢迎小天使捉虫(ง •̀_•́)ง,看不懂喻文州说啥的小伙伴可以看一下喻叶的番外,么么哒。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3)

  韩文清表示自己不可能会秀腿,并想与自己的阴阳师“深入”交谈一下,叶修表示拒绝式神韩文清的请求,顺便也拒绝一下雪女方锐想看看自家阴阳师秀大腿的请求。
  看着叶修依旧活蹦乱跳的吵吵闹闹,喻文州的眼中忍不住流露出几分宠溺之情,“噫!叶修你看那只妖狐的表情好恶心,你把他喂给我得了。”方锐扭着屁股掐着叶修的腰,完全不顾韩文清和张佳乐直勾勾眼神。“边呆着去,有种你去吃老韩啊!”
  叶修连拽带踹的扯着方锐,扭头对着已经往院外走的喻文州喊了起来:“你看哥新式神都被你吓跑了!诶诶诶,那啥,那个喻文州你去哪啊?别跑别跑,哥家里可是还有一只母狐狸,包配种的,待遇大大的好!”
  “滚,你和他配种去吧!”基佬式神中的清流,母狐狸楚云秀表示不服,“你摸着你的_奶-子_说!老娘给你当了这么久的打手,你就这么随随便便把老娘扔出配种你还是不是人了?”
  院子里的一众式神表示,不劳烦自家阴阳师了,自己就可以来帮主人摸一摸,不怕苦不怕累,想摸多久都没问题,包带暖床服务!
  “我……”喻文州还没有说完话,就听见方锐在叶修屁股上“啪”的一巴掌,摸完还不忘得瑟一下“云秀姐,我替叶修摸了!他屁股上肉比胸上多多了。”叶修这次并没有垃圾话,只是温柔地拿起了画符笔,准备试试看能不能戳死方锐。
  “呦,方锐你这是要造反啊?地府来的那俩要准备磨刀了啊。”楚云秀毫不客气的对方锐翻了个白眼,方锐也没当回事,笑了两声,“不怕不怕,叶修才舍不得地府那俩对我咋地咋地,对吧叶修?别生气,你摸回去不就得了。要不,你亲回来如何?”“呵呵…哥对你屁股没兴趣,对你假胸更没兴趣”新时代三好阴阳师叶修声明,自己不是基佬,不亲,不亲,不亲,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方锐胸前的两个大绒球比方锐还委屈,嘤嘤嘤QAQ,人家才不是方锐的大胸啊。

方锐是雪女,是因为我看见雪女的传说里雪女会引诱人吻她,当时我就想这个可以嘛带入方锐向老叶求亲亲啊!!还在纠结是先写点这几个式神的剧情,之后其他人慢慢出来,还是继续抽卡再抽几个式神出来……
欢迎小天使捉虫!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喻叶番外)

  喻文州生在不知名的山上,他听收养他的姑获鸟说,见到他时,他那与种族走散而又弱小的父母,早已被更强大妖兽咬断了喉咙,而他一个妖狐幼崽实在太过瘦小,妖兽并没有吃掉他。姑获鸟好斗好战,却爱收养幼童,喻文州在姑获鸟一族中渐渐长大,魑魅魍魉本就无情,本性嗜杀嗜血,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妖怪们有的披上一层漂亮的外表,遮盖住原本丑陋的本性,有的连一层皮都不愿幻化。

  喻文州无心为父母报仇,他痴迷于收藏各种人的面皮,做成自己最美的面具,人皮原主人的力量越强,面具便可以做的越精美,反之,力量越低微,人皮面具腐败的便越快。姑获鸟一族的族长王杰希因他制作人皮面具的残忍行为将他驱逐出了姑获鸟的领地。喻文州只是笑了笑,诶呀,这么多事情做甚啊,明明你的心同样阴暗不堪,小生真是想不通呢。喻文州开始了远行,并在途中继续制作并收集自己的人皮面具,什么时候,才能做出一个完全不会腐败的面具,喻文州不停的想。

  人皮比小妖怪的皮要好,人类权贵的皮,比普通人类的皮,更要适合当做面具材料,当然,最适合当做人皮面具的材料,是已经化形,有了人类身形的大妖的妖皮,你说,妖王的妖皮做出的面具,会不会永不腐败?

  平安时代最强大的鬼王,是酒吞童子。翻越不知多少做大山,妖狐喻文州寻找着鬼王叶修,妖狐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单打独斗杀死鬼王叶修,即使自己已经是可以独霸一方的大妖怪了。但是,先找到他,先让自己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让自己好好想想,要给他的皮用什么样子的颜料,做成什么款式。

  喻文州终于在一条澄清的小溪边见到了酒吞童子,叶修。那正是一个夏日,灼热的阳光侵蚀这大地,叶修半裸着在并不深的溪水中,靠着岸边巨石午睡。喻文州被强大的妖气吸引而来,喻文州的老毛病犯了,他急切的想做一个精致的,永不腐败的面具,妖狐一族的基因犯了,他在见到叶修的那一刻,一见钟情了。

  喻叶的番外,之后应该还会有韩叶的番外和翔叶的番外
现在的设定
叶修-酒吞童子(失忆后普通阴阳师)
韩文清-阎魔
张佳乐-孟婆
孙翔-茨木童子
楚云秀-三尾狐
喻文州-妖狐
孙哲平-萤草
魏琛-惠比寿
其他不是没有是还没想好,小周可能是大天狗还没确定……
张新杰-判官
鸟一只不是叶修的式神,王杰希,一只被老叶收作式神,黄少天。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2)

  妖狐一族一水的一张温润如玉的嘴脸,肚子里想的却是什么时候把面前的人连肉带骨头一口吞进肚子里。看着眼前笑得一脸春风得意的喻文州,叶修硬生生的从这夏风之中生的几分冷意,怎么也想不到这只脸狐在得意什么,果然脸狐一族都是爱笑啊……喻文州舔了舔嘴角,心里笑得比脸上笑得还要得意,看着叶修和叶修满院子闹腾的几个式神,心里不断弥漫起一股重逢的喜悦,少天呐,这次还是我领先了呢。

  叶修摸了摸下巴,心里琢磨这自家院子里的式神:喜欢偷亲自己的雪女方锐是控制,没事就喜欢乱YY和漏大腿撩人的三尾狐楚云秀是单体,抽大烟的阎魔老韩是辅助,煮热汤面还要加小花的孟婆张佳乐也是个控制,总是笑的莫名其妙的脸狐喻文州也是单体,这个院子还是缺了奶和群。“不行不行,你们这群式神来的太乱了,连个奶和群体都没有啊。老韩,你学学隔壁陈果家的阎魔观战的时候,露露你两条美腿,别光抽大烟。”叶修扭过头指了指韩文清,越说越带劲,丝毫不在意韩文清越来越黑脸色,“你看看隔壁家阎魔那个美腿露的,她家阎魔来的第二天判官就来了,虽然不是特强势,好歹也是个群啊。”

  院子里一片寂静,最喜欢互怼的方锐也不抓楚云秀的尾巴了,楚云秀直接傻在当地,所有人默默的看着韩文清。韩文清啊…美腿啊…妈妈啊…

刚刚发错了_(:з」∠)_,尴尬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 (1)

  叶修是个阴阳师,正统欧洲人。除了被固定的第一发式神,三尾狐楚云秀,第二发雪女方锐,第三发一下子就是SSR的阎魔韩文清。

  院子里,叶修磨磨唧唧地画着自己的第五张符,内心纠结的就像自己第四张符出的孟婆张佳乐煮的那碗全部粘在一起的面条一样。“我的乖乖啊,出个奶吧,出个奶吧。快给哥来个软妹缓解一下院子里的不良气氛吧……”叶修小声嘟囔着,忽的想起设定冷美人的雪女,居然有像自家方锐这样猥琐的不良品种,万一奶妈再出来一个比韩文清还凶的怎么办啊?别人家的阎魔也就沉默对面一个小可怜一回合,韩文清不用鬼火,在斗技场里一戳,笔直笔直挺着腰,往对面稍微一瞅,对面阴阳师带着式神交了钱包就跑,头都不敢回一下,就怕当场给跪下了。

  最后一笔画好,符咒闪烁起耀眼的白光,在一片朦胧之中,一只带着面具的妖狐走了出来,看了一脸生无可恋的叶修,笑眯眯的说:“我是妖狐喻文州,请多关照。”叶修一脸冷漠,妈个鸡,这个妖狐为什么看着这么基啊?

_(:з」∠)_最近阴阳师肝多了手痒,希望有妹子能喜欢吧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