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绵绵

【all邪快穿】你们可不可以别闹.3

  大概是小姐姐的目光太过勾人,吴邪不自然的红了脸,也感觉到自己有些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1130,这姑娘好漂亮啊,但是为啥我感觉她那么眼熟,脑子里却完全没有他的印象呢!这么漂亮的姑娘,就算哥哥我是个gay,也应该有印象啊。”

  “我哪里知道...你脑子不好用怪我喽?”1130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抖,但是心里小鹿乱撞的吴邪想的都是坐在一边的漂亮姑娘,1130说什么也没过脑子。

  “我感觉她好熟悉,好像......”吴邪边斜眼偷看着小姐姐,边在脑子里不断找着曾经遇到过的美人。“别好像了!重点是什么!重点是任务目标好不好!”1130瘫在吴邪脑子里,看着已经吃完的霍秀秀慢悠悠地擦着嘴准备离开,满脸绝望。“兄弟争口气啊。”被1130打断思路,吴邪也只好去找准备离开的两个姑娘搭讪。

  吴邪不是特别内向的人,他自觉虽然不是和谁都能瞬间打成一片的厉害人物,但是哄哄小姑娘,自己的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快步追上已经朝店门口溜达的两个姑娘,随意地在她们身后叫了声“姑娘等下啊”,引来两个姑娘齐齐回头望他。本来鼓起勇气想好了搭讪的词的吴邪,一看到长发姑娘的俏丽的脸,一下子又有了点不好意思,犹豫了下,清了清嗓子,向霍秀秀问她的手机号。

  霍秀秀一回头,看到叫住自己的是个不认识的男omega还有点奇怪,但看到那个男omega双颊泛红的要自己的手机号,一下子笑出了声:“你要我手机号干什么呀?一见钟情嘛omega小哥哥?要手机号的话,也要找个alpha要嘛。”

  “我就是...看你长的可爱嘛,交个朋友呗,怕什么,反正你也说了,我是个omega啊。”吴邪拿出手机超霍秀秀晃了晃。“怎么,我不好看?”一旁的长发beta突然发话,也朝吴邪笑了一下,吴邪被漂亮小姐姐的一笑闪懵了,被小姐姐一把抢过手机“为什么不要我的手机号啊?”

  “没、没有啊!妹子你也很好看啊!”吴邪的心又开始碰碰乱跳,暗骂自己一个gay对姑娘乱发什么春。“你也把你手机号给我呗!”

  长发小姐姐问过来吴邪的手机锁屏密码,几下就把自己的手机号码记在了吴邪的手机通讯录里。“我的手机号记好了,秀秀的手机号,你就要自己找她要了。”长发小姐姐把手机递给吴邪,顺手又捏了一把吴邪的脸,“小弟弟有没有正在交往的alpha恋人呀!”

  “没有,还在单身。”吴邪被逗的有些方了,低头看了眼手机,“丸子头小姐姐叫秀秀呀!秀秀你就把手机号给我呗,反正吃不了亏。”

  霍秀秀依旧是对着吴邪笑了笑,也不回应,拉着长发小姐姐往外走,吴邪也只得跟上,一路死缠烂打地求霍秀秀联系方式。

  大概是觉得吴邪长的还不错也挺有趣,霍秀秀虽然不交出自己的联系方式,也默认吴邪一路跟着自己朋友,废了半天口舌也得不到到回应的吴邪,也只能继续跟在两个姑娘的屁股后面,时不时的和长发小姐姐聊天,霍秀秀在边上听着,偶尔也插上一句嘴。

  吴邪半天废话下来依旧没要到霍秀秀的联系方式,却意外的发现,长发小姐姐和自己莫名的合得来,慢慢和长发越聊越熟,到最后也懒得缠着霍秀秀,直接缠着长发小姐姐边聊边逛街。

  霍秀秀像是不知累,愣是疯玩到半晚才跟着长发小姐姐和吴邪道别回家。吴邪一路跟着霍秀秀累的半死,也只得和两个姑娘道别,回家各找各妈。逛的时间太久,吴邪一个omega累的回家吃完晚饭后直接躺上床装死思考人生,躺了半天正准备脱衣服一觉到天亮的时候,放在床头的手机开始振个不停,吴邪打开一看,收到一条署名是解雨臣的短信。

  “明天中午十二点半xx饭店一起吃个饭吧...发件人解雨臣...解雨臣?”吴邪直接打开手机通讯录,意外发现今天新加上的手机号备注上标着的,也是解雨臣。

  “搞什么鬼啊?1130,解雨臣就是那个小姐姐?不是说是解泠的表哥吗?不应该是个男的?”吴邪给解雨臣回了好,毕竟还没要到霍秀秀的联系方式,把解雨臣当成突破口也不错,毕竟要理所当然的蹭在霍秀秀旁边,没点关系还是显得太尴尬了。

  “就是男的啊,你傻而已嘛。”1130也打算休眠了,被吴邪猛地喊了一声吓了一跳,连着对吴邪说话也没什么好气。

  “女、女装大佬?”吴邪裹紧自己的小被子,嘴角抽搐,你们abo世界里的人都那么会玩吗?

  

  

【all邪快穿】你们可不可以别闹.2

  
[1.2]花邪abo 论女装大佬
  在给生无可恋的宿主讲清楚abo设定,以及画好完成一系列任务就可以让他重生的大饼之后,1130不带停歇地打开任务指引,向吴邪透露这次的任务目标。“霍秀秀,活力美少女beta一名,被嫉妒自己的beta一刀捅死之后,意外得到了不知名的重生金手指,但是因为是野生的非正规系统,被沾染上了病毒。”

  吴邪爬在一边草地上晒太阳,无所事事的拔草地上的草叶打发时间,听到野生系统的时候愣了一下,翻了个身:“野生系统?难不成我能拿神奇宝贝球把它收喽?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这身体打架不能打,干活不能干,估计跑个十步都要喘几口气歇歇,你就不能给我也开一个金手指?”“你想的倒是美哦!”1130一脸冷漠“现在病毒还在沉睡,任务我给你规划好了,现在的时间线,那个一刀捅死霍秀秀的beta已经和霍秀秀有了接触,但是霍秀秀还没有重生之前的记忆,所以你要做的就是尽量减少霍秀秀和他之间的摩擦,拖时间线。资料表示,嫉妒霍秀秀的发狂beta解泠是个学生,学生嘛,又不是全天都有时间找霍秀秀麻烦。霍秀秀受到刺激就会一点点恢复重生前的记忆,她的病毒系统就会苏醒。现在,我已经向上边申请,开启这个世界的病毒清理模式了,启动这个模式需要一定时间以及病毒一直沉睡,你就拖吧,拖到读条完毕。”

  “嗯...那我要怎么做才能拖着病毒一直睡呢?”吴邪翻起身,朝着放着糕点的小桌子慢慢走去,天大地大,吃饱最大。1130倒也不担心,在吴邪脑子里开始跑马拉松。“霍家和吴家有一些交往,你先去接触霍秀秀保护她一下吧。关键点的解泠,喜欢自己的表哥解雨臣,但解雨臣对他向来都是爱搭不理。霍秀秀和解雨臣关系也是从小认识,但是关系更加亲密,解雨臣在解泠面前提起过不少次霍秀秀,让解泠嫉妒的不行,到最后发狂对霍秀秀出手。”

  “走一步看一步吧。”吴邪捏着糕点嘴里塞,惊喜的发现挺和自己口味的之后,又赶紧往自己嘴里塞了一个。桌上的点心倒也精致,香甜的馅心外,裹了数层松软的酥皮,每个都差不多象棋大小,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点西好好吃唔。”嘴里的糕点还没咽下去,吴邪的声音含糊不清。“别光顾着吃,干活去。”1130的嫌弃之情仿佛快要化成实质,在吴邪脑袋里开始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去城西逛逛,我这里显示目标正在城西的街区逛街,看看能有什么办法吧。”

  吴邪用手蹭掉了嘴角的糕点渣点了点头,“好好好,你是爸爸,都听你的好吧。”

  吴邪从后院转悠到出来的时候刚好碰到自己老妈,看着自己老妈没什么变化的脸,打了个招呼,就按照系统给的地图往景点溜达,吴家就在城西,离那个景点不远,步行一会也就到了。这个世界倒也开明,omega也没什么不能随便出门,到年龄必须嫁人,或者种种乱七八糟的规矩,吴家也没有太大的变化,除了房子和后院变得比以前更大点,人也还是以前的人。

  景点街边来来往往的情侣很多,也有不少人独自在街边闲逛。吴邪让系统给自己在脑袋里放歌,自己在街边溜达,不时四处张望下,看看四周有没有漂亮小姐姐能和系统给的目标画像对上。

  一个多小时过去,小姐姐没找到,却是吃了不少男男女女的狗粮。吴邪这副身体身娇体弱,不像以往的身体那么结实,走的时间长了便开始双腿打颤,只得随意找了一家甜品店进去休息。

  吴邪进来的时候也没留意什么,找了一个空桌位坐下,倒发现店里生意也是很好,想来店里吃食味道应该不错。甜品店里大多都是beta和omega,寥寥可数的几个alpha也都是陪着伴侣来的。吴邪手架在桌上撑着脑袋,开始发呆,1130虽然可以搜索目标位置,却不能精准定位,逛了这么久,看了这么多小姐姐,也没找到任务目标。

  “霍秀秀,再吃你就肥死了你信不信?”一道清脆的偏中性女声从一边传来,吴邪愣了一下,猛地转头,便一下子看到系统画像中的目标和另外一个小姐姐坐在一起,捧着一大盆抹茶冰激凌大朵快颐。

  “怕哈?唔胖就胖了,不方。”因为刚给自己嘴里塞了一大勺冰激凌,霍秀秀说话含糊不清,“次嘛!不次多浪费。”

  看着那一盆能有人头大小的冰激凌,吴邪抽了抽嘴角,说好的青春无敌美少女呢!“怎么?美少女还不能吃的多了?”系统听得到吴邪心里的吐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向人物目标搭讪不会吗?”

  “人家俩个小姑娘吃东西,我就这样直接过去搭讪,是不是尴尬了一点?虽然两家都有交往,但是我俩又不认识,我拿什么理由和人家搭话。”吴邪还是有些窘迫,毕竟就这么上去尬聊,被当成奇奇怪怪的人就不好了。

  1130开始踹吴邪脑壳,教育傻儿子:“这又不是原来的世界里,对面俩都是beta,你又是个omega,给你安排了多好的身份啊!实在不行你搭讪目标边上的小姐姐,再慢慢和霍秀秀聊上。”

  “呵呵,尴尬。”吴邪还是坐在一边动也不动,偷偷的看着一边的两个俏丽姑娘。

  霍秀秀眉目秀丽,水汪汪的杏眼在盈盈笑意之间更显灵动,不愧于1130给她的美少女称号。而她身边坐着的姑娘,看起来比霍秀秀要大上几岁,并没有霍秀秀身上那种,满的要溢出的青春少女独有的活力感,更显的文雅一点。她与霍秀秀都是长发,霍秀秀把头发绾成了两个可爱的丸子卷,她也倒是随性,直接散着头发,让一头青丝就这样散铺在后背,时不时随动作垂在身前两绺。与霍秀秀可爱的脸蛋不同,她的五官更加精致,就像是认真描摹好的画作,一笔一划都恰恰刚好,她不是特别白,但可以看出来皮肤很好,眉如远山,一双丹凤眼中流光溢彩,有神的很,顾盼生辉自成一番风情。像是注意到了偷窥自己与朋友的吴邪,她挑眼看了几下吴邪的方向,也没有说什么,却是看的吴邪莫名心中生出几分羞意。

  “诶,小花姐,看什么呢?发现了什么好看的小哥哥还是小姐姐?”霍秀秀嘴角粘着微化的冰激凌,满眼尽是笑意,特意加重了小花姐这个称呼,边上的女子也不怎在意,跟着一笑:“嗯,是个有趣的小家伙。”

  

  
还没捉虫,之前发完还加错了标签,脸上写满绝望_(:з」∠)_

【all邪快穿】你们能不能别闹.1

[1.1]花邪abo.论女装大佬。
  不顾双腿因力竭而酸软,吴邪急切的朝着不远处的楼梯口狂奔而去,即使后方的谩骂越来越粗鲁,也不敢回头对身后挥舞着酒瓶的醉汉回上两句。
  见了鬼了啊,为什么学校里会有这种智障啊啊。吴邪在心里一阵吐槽,下意识抬手擦了下额角的汗,却没注意到前方地面上的一片锃亮水渍,一脚踩了上去。“啊啊————!谁他妈墩的地!”心口一紧,吴邪迎面朝一边的墙面滑了过去,地面和手臂一阵摩擦,吴邪痛的忍不住闷哼一声,起身揉了下摔的通红的手肘。
  吴邪刚抬起身还没站稳,就被醉汉两步追上了,醉汉打了个嗝,满脸红晕的摇着头,一个酒瓶子砸了下去,“小、小样的,我让、让你再跑。”望着着眼前直向头来的玻璃酒瓶虚影,吴邪只得闭上双眼自认倒霉,伴随着“怦”的一声闷响,失去意识又倒了下去。
  头好痛啊...有点睁不开眼...“系统锁定中,百分之十,百分之四十...”什么鬼目标啊?是出现幻觉了嘛?心中疑惑不止,吴邪识图慢慢睁开眼睛,却又听到脑海中有声音轻喃:“系统锁定完毕,欢迎来到新的世界,我是您的维稳系统1130。”系统?什么东西啊,脑袋被打傻了?睁眼后直射而来的阳光刺的吴邪伸手遮挡,迷瞪一会适应过来之时,却发现自己没有在学校,也不是医院,连身上的衣服都换了,身躺在一个花园的大躺椅上,椅边甚至还摆放了一个放满点心的小桌子。“唔,这是哪?还挺好看啊。”
  吴邪缓缓坐起,在阵阵莺啼燕语声里,抬头望了望四周,仿佛偌大花园里,只有自己一人。周遭遍是各种没有见过的花草,碧草茵茵,花园锦簇,甚至能看到不远处还有一个人造喷泉。“这是个私人花园吧?谁家后院?”吴邪家境富裕,虽然吴家不太注重这方面,但是自小跟着吴三叔参加各种吴家朋友的聚会混吃混喝,也是见过不少富家子弟直接把自家后院修成个小花园。阵阵暖风袭来,晒着太阳,吴邪只觉浑身舒畅无比,身体好似骨头都软了一般。
  脑袋怎么也不疼啊,吴邪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却发现没有任何伤口,连个包都没起。“当然不疼好吗,你没注意你这是一个新的身体嘛,傻。”脑海中的声音再度响起,“你的原身已经挂掉了,但是看你比较好看顺眼,我就勉强救你一下啦!”“救我?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吴邪感觉一阵不安迷茫,“我现在在哪?”
  1130的声音是个中性声音,听不出男女,却听的出情绪起伏,“我是一个世界维稳系统啦!你原身所在的是一个世界,现在所在的又是一个世界,你不知道的各种地方都存在着不同的世界。很多世界被病毒侵蚀有崩毁的危险,我们维稳系统就被上边管理众多世界的主神创造出来,选一些人来维护有漏洞的世界。”
  虽然听起来很扯蛋,但是吴邪发现自己的确好像换了一个身体,这具身体皮肤比自己原身更加白净细腻,宛如抹了一层奶油,四肢更加纤细,却也不太过瘦弱柔软。只能暂且相信所谓系统说的话,吴邪站起身,往喷泉水池走去,这具身体穿的凉鞋,漂亮白嫩的脚趾全都露在阳光下,显得圆润可爱。
  望着水池里自己倒影,吴邪放下心来叹了口气,脸还是吴邪自己的。吴邪本身就是个青春洋溢的学生,属于自带书本气的阳光小鲜肉,平时就因为气质佳又温柔,身边围着的学妹学姐不少,只可惜是个gay。现在这具身体,不过是五官看起来比原身更加柔和,即使是望着池水发呆,也仿佛眉眼带笑,尤其是那对清澈眼眸,温润如玉,又乌黑有神。
  吴.小糙汉.邪捏了捏自己脸,有些娇气的皮肤一下子起了一块红印,“......我已经挂掉了?既然是拯救世界这么吊的任务,干嘛给我换了一个豆腐身体?”
  1130略欢快的声音在吴邪脑内四处乱窜:“想要继续活下去就要完成我给你的任务,世界设定需要嘛,毕竟你嫩点你自己完成不了任务,还可以卖屁股找人帮忙不是?”
  吴邪捂着屁股一慌,“活我接,先给我换个正经系统来!”


玩命苏小三爷,abo世界小公主身体皮皮娃的心。
第一个世界花邪(。・ω・。)ノ♡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 (半年多了管它是几)

   
  贫瘠的村落寂静一片,原本人们的欢声笑语早已不见,留下的,只有乌鸦嘶哑的笑。虽是烈日当头,空气中,却硬生生挤出几分寒意,鲜血的味道,随着风点点飘散,弥漫在房屋的废墟之中,像是被恶点燃的火,灼烧人的灵魂和理智,只留下恐惧无限蔓延。
  躲在废墟木架子下的两个孩子强忍着恐惧小声哭泣,瑟瑟发抖,连衣服上的泥土都不敢拂去。大一点的哥哥捂着妹妹的嘴,谨防妹妹发出声音,妹妹紧紧蜷缩着幼小的身躯,眼中满是流露着惊恐的泪,好像把自己缩的更小,就不会被发现一样。
  恶鬼们狂笑着游荡在房屋废墟之间,沾满人血的双臂夸张的不停摇晃,像是疯狂的庆祝,也像是在发泄还没找到猎物的怨念。鬼像猫捉老鼠一样,搜寻着两个柔弱的孩子,一只鬼已经走到了离妹妹只有一墙之隔的过道上,只要一拐弯,就能找到兄妹,实际上,恶鬼已经闻到了幼童心中散发出的惊恐的味道。
  恶鬼陶醉的闭上了混浊的眼,摇着头,枯瘦干裂的手指敲了敲墙壁,在斑驳的墙上留下扭曲的血迹。“出来吧小家伙们!”恶鬼奸笑道:“我已经找到你们了。”
  “还在躲什么?”
  恶鬼跨过了掌握孩子生死的一步。
  孩子们的心脏剧烈跳动,不断的展示着自己鲜活的生命力。
  鲜活,稚嫩,却又柔弱,柔弱到能够轻易一把掐碎,这是恶鬼最喜欢的食物。
  听着恶鬼的脚步声,明明只是一瞬,但孩子们恍惚以为饿鬼放慢了动作。就像整个人从高空被抛下,耳畔是飒飒风声,伸出双手却抓不到任何支柱,所心中迷茫而急躁害怕,最后落地坠亡。
  鬼已经和孩子碰面了。
  鬼在兴奋的笑,孩子在绝望的哭,崩溃的情绪再也压抑不住,如洪水般奔腾冲破了理智。两个孩子放声大哭,眼泪和鼻涕,掺杂着痛楚与恐惧。
  鬼伸出来腥臭的手,大孩子捂住了小孩子的眼。
  是躯体被什么撕碎划破的声音,孩子们没有感受到疼痛,却听到了恶鬼的惨叫,睁开了满是泪水的眼。
  孩子的眼眸如此清澈,什么情绪都会被轻易捕捉,像镜子一样,映的所有想法无处可逃,这就是孩子的眼。然而这面镜子上,现在是恐惧、惊诧,还有一只身上溅血的姑获鸟。
  姑获鸟收剑之时,恶鬼身躯化为灰烬,鸟把手伸向孩子。“别怕,可爱的小家伙,跟我来吧,我带你找个能够活下来的地方”姑获鸟的声音很温柔,像母亲的手,暂时安抚住了两个孩子。村落被恶鬼屠戮了个干净,只剩下他们两个豆包,没有任何前路,孩子愿意,也只能相信面前的妖怪。
  傍晚之时,斜阳半落,姑获鸟和两个孩子的身影,被拉的细长。
  鸟在京都一家院子前,带着两个孩子停住了脚步。
  看着眼前的妖怪的开始敲门,妹妹紧张的扯了扯哥哥的手,小声道:“哥哥 这里是哪里啊?”
  小村落里的人们淳朴勤劳,耕作畜牧,酿酒纺布,向来是自给自足,孩子们还从来没被大人带来城里。被恶鬼的惊吓,失去亲人的心酸,半天赶路的疲倦,都加重了小姑娘的紧张。
  小哥哥摸摸妹妹的头,说倒:“乖,别怕,有哥哥。”一旁的姑获鸟回头看了一眼,赞赏似的同样摸了摸哥哥的头。
  伴随一阵脚步,一声轻响,院子门被开了宽宽的一条缝隙,一只雪女探出头,不耐问:“谁啊?都喊了来了来了,还敲那么多次,急着生孩子啊?”
  姑获鸟看了雪女一眼,“叶修在吗?”
  “喲,大眼呀。”方锐一见是熟人,把门彻底打开,往外一看,看到了两个一脸疲倦的孩子,“你还真生了俩孩子?”
  被姑获鸟生出的孩子俩:“……”
  妹妹皱眉嘟嘴道:“他,他不是我爸爸…”
  哥哥报以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想着长大后有没有能力打爆雪女狗头。
  一妖两娃跟着雪女往院子里走,被称作大眼的姑获鸟王杰希向雪女解释了一下孩子的来历,表示自己心有所属一向为某阴阳师守身如玉,不要用因为嫉妒他的帅气来随便污蔑他的清白,嫉妒使妖丑恶巴拉巴拉。
  方锐:“……那你喜当爹还把孩子带老叶这里干嘛?”
  王杰希不缓不急道:“姑获鸟虽然喜爱收养幼童,但是两个人类的孩子,最好还是不要让妖养才好,人类能给他们更好的环境…你不懂,要知道…”
  还没解释完,两妖两娃就已经走到了内院,只见内院一众妖怪追着自己阴阳师打赌比试,谁输了脱一件。
  叶修和一众式神都脱了一半,一院子裸男各种动手动脚,嗷嗷乱叫,看着就让人想入非非,唯二女性都在一侧嗑瓜子侃大山。
  方锐回头道:“环境好?你确定?走吧走吧换个地。”
  男gay女彪。
  “你不懂。”王杰希一手捂住一个孩子的眼睛,一边伸脚踹向方锐,“让开,我也和老叶比一场。”
方锐表示,我懂你个蛋蛋。




写了半天不知道写什么,大眼和小邱非出来了……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7)

  苏沐秋笑了笑,笑嘻嘻地去捏叶修的脸:“怎么,觉得我妹凶?”“哪敢啊!你妹最可爱了成不?都是楚云秀作妖带的。”叶修撇了苏沐秋一眼,也不甘示弱捏了回去。互捏脸的两人谁也不愿松开,在院子里开始你捏我我捏你,你不松我不松,谁捏谁傻蛋,傻蛋就傻蛋无线循环。

  楚云秀面无表情地在后边捂住了苏沫橙的眼睛:“别看,小心眼瞎了。”苏沫橙用力的扒这楚云秀的手:“没事!我带的红美瞳可是阎魔给开过光的限量版!护眼根本不怕!”不看的话四舍五入亏了一个六星暴击针女好不好!方锐吃着偷来的瓜子吃的吧唧嘴,转头看向一直在角落翘腿喝茶的韩文清。“你看我做什么…我可没干过这种事…”韩文清黑着脸看向方锐,傻不傻,让我安静窥屏好不好?

  被苏沐秋捏了半天的叶修忍不住扯开嗓子开始嚎,被叶修猛地一嗓子吓到的苏沐秋忍住笑,又狠狠捏了两下才放开。“哥如花似玉的脸啊!像我这么脸皮薄的人,被你捏坏了你负责嘛!”脱离魔爪的叶修揉着脸一脚踹了过去,力气不大,但苏沐秋本就强忍着笑,被叶修一个巧劲踹倒在地。“哈哈哈哈哈好一个如花似玉!”苏沐秋倒地就已破功,忍不住捂住被叶修踹到的地方放声笑了起来。“你还笑!笑个屁!”叶修被笑苏沐秋略显狼狈的样子弄得也噗嗤一下笑出声,接着踹还没起来的苏沐秋。“你也笑了啊,别气啊,我负责的。”苏沐秋翻身躲开叶修这一脚,还在叶修收腿时猛的一把抱住叶修的腿一拖,让叶修一个跟头摔也摔到了地上。

  被摔到地上的叶修刚开始还有点懵,反应过来后也懒得再和苏沐秋闹,式神的小院子反正挺干净,叶修直接就躺耍无赖在地上不起来了。“大兄弟你干啥!”“能干啥嘛。”苏沐秋一咧嘴扑了上去,“对你负责呗。”

  妈的虐狗。苏沐澄开始教楚云秀做眼保健操。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我是真的不记的是几)


  鬼使黑白向来形影不离,苏沐橙没来多久,鬼使黑苏沐秋也收拾好杂七杂八的事务跑来了。黑白鬼使虽然不是叶修的式神,却与叶修十分亲近,叶修也会时不时帮助黑白兄妹超度在轮回路上迷失自我的鬼魂。方锐对黑白兄妹与叶修的关系十分嫉妒,叶修虽然看着很好相处,但是除了自己的式神,真正亲近的人与妖鬼并不多,黑白鬼使虽然不住在叶修的式神小院,却时不时来串门。

  喻文州笑着摇着自己的折扇,看着搂着叶修肩膀的苏沐秋,对方锐问道“那家伙是谁?和叶修这么亲近?”“鬼使白她哥,就是个妖艳小婊砸,没事就来勾引叶修。”方锐一脸冷漠,“鬼都不知道为啥叶修和他亲近。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说好的就宠我呢!亏我还是他第一个式神!”“你个基佬当我是什么?我比你先来的好嘛?”楚云秀陪着苏沐橙在一边看着【鬼使黑苏沐秋与阴阳师叶修不得不说的小动作.AVI】现场版,听到这话忍不住还嘴。“而且苏沐秋认识叶修比你早啊。我跟你讲,这才是官配。”

  “叶修当上阴阳师的第一个式神不是你嘛,怎么认识的其他式神?”喻文州依旧扇着小扇子,装作完全没有感应到边上的方锐已经开始暴风雪了。“叶修之前失忆了嘛,刚好那个时候我哥把他捡回家了。捡回来的时候那家伙不知道为啥昏迷不醒的,我哥照护了他好几天呢。”苏沐橙一边解说一边看戏,啊,一群基佬啊,都是戏。

  “我不管,我是大房。”方锐在边上一脸不屑,“我跟你讲我才是叶修最宠爱的宝宝。”“宝宝你怎么不去死一死,你看叶修拦不拦你,那懒蛋要是勤快点早把你喂达摩了。”楚云秀嗑着瓜子 ,开始考虑要不要往方锐边上吐瓜子皮。“讲真,我觉得韩文清特有大房的感觉。一沉脸叶修哪里还敢作妖。”苏沐橙小声的和楚云秀咬耳朵 ,“拉倒吧,你看孙哲平,一张嘴叶修就要乖乖趴好撅屁股。”楚云秀边说边往方锐那边吐瓜子皮,不顾方锐已经开始嗷嗷叫唤。

  前边和苏沐秋唠嗑的叶修猛地打了个喷嚏,苏沐秋把叶修搂的更紧了,“怎么,最近着凉了?”“不不不,我敢保证你妹和楚云秀又说我坏话了。”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说实话我忘了是几)

  叶修觉得,自己一院子式神,最可怕的事,不是除了楚云秀,全是带把的,而是唯一一个不带把的楚云秀,比带把的还野。
  在叶修印象里,楚云秀三大日常,骂街,秀腿,打方锐,丝毫没有一点淑女样子可言。“你能不能给我安生点!学学人家沐橙,亏你们还是闺密,方锐天天被你揍得都不敢一个人睡了。”叶修用手指一下一下的戳着楚云秀的脸,开始深刻教育,“实在不行你看看人家乐乐,一院子的伙食都是他搞定的,比你贤惠多了。”
  楚云秀却完全听不进去,给叶修竖起中指:“见过沐橙徒手撕恶鬼吗?这就是方锐每天钻你被窝的理由?张佳乐煮的面条能吃?”
  “诶呦,你说什么哥没听清。”“…你个死基佬。”
  “我有徒手撕过恶鬼嘛,真是的。”不知何时踏进小院的鬼使白苏沐橙一下子冒了出来,笑眯眯的看着楚云秀“嗯哼?”
  “天呐我说了什么,我有说什么吗?我没听清!我去睡美容觉了。”楚云秀被神出鬼没的苏沫橙吓的一身冷汗,脚底抹油,完全不准备承认自己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叶修却喜欢看楚云秀吃瘪,一把拉住楚云秀的衣领,眉飞色舞的开始学话:“我听清了,听得可清楚了,你说沐橙徒手撕恶鬼!还说沫橙特别——”“是啊,我还听见她说方锐爬你床!”苏沐橙回头瞪了一眼叶修,“这会听清了?你也躲不了。”“还有喻文州!我亲眼那只死狐狸摸了叶修的屁股,孙哲平前天拖着叶修一起洗的澡,我可不保证没发生什么。”楚云秀开始了最后的挣扎,企图死的光荣。
  “楚云秀,你不怕下次斗技孙哲平不奶你了嘛?给哥闭嘴。”叶修妄图威胁一下楚云秀,挽救挽救自己在苏沫橙眼里那点小形象。
  “呵呵,你有脸说他斗技奶过我?”
  好像也是啊…叶修猛地朝一直在边上嗑瓜子的萤草孙哲平看去,正好看见孙哲平一边吐瓜子皮一边朝他笑,顿时不满说到:“笑笑笑,你还笑。一个奶跟没奶一样,你给哥解释一下你有个屁用!”“那先给你爸爸我解释一下方锐爬你床的事?”孙哲平也不笑了,一脸严肃认真,“解释不好,以后方锐可能在雪女族谱里的名字就要被画红圈圈了。”
  “…不说你奶不奶的事了,来来来,沫橙,我在给你学一下刚刚楚云秀说的,楚云秀你有种别走!”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日常篇)

日常段子
一 排排坐,写表表
  “来来来,当了哥的式神就要从良,先添个表。”叶修拿着笔,戳了戳一边的喻文州。“最近妖怪闹得太厉害,在京都里呆着的从良妖怪都要填表。”

  “姓名?”叶修沾了墨,拿出一副正经样子。“我说过,喻文州,主人记住了。”

  “性别?”叶修拿着笔刷刷两下,“你说呢?”喻文州边说边偷偷拿着尾巴勾叶修的手腕。

  “年龄?”“秘密。”妖狐的尾巴无辜的往阴阳师的腰上跑。

  “你事怎么比张佳乐还多,年龄还秘密?你当你楚云秀啊?”叶修头都没抬,伸手掐了一下已经跑到自己屁股上的狐尾。“…我在世间三百年了。”

   “种族,嗯,妖狐对吧。说起来,楚云秀算不算你表亲?”

  “你喜欢楚云秀?”喻文州斜眼看着叶修,尾巴依旧不安分,“算了吧,哥还想多活两年。”叶修盯着喻文州的尾巴,嗯,就是你,再动一个试试!

  “那你满嘴都是楚云秀。”“呵,我还一直再说你呢。”

  “对啊。”喻文州笑得格外灿烂,“我知道你喜欢我。”

二 你们这群输出能不能不要BB
  御魂塔每周四,都会有让输出魂牵梦萦的御魂——针女。崽啊!阿爹带你们去打御魂!虽然咱们没有群,但依旧要坚强!

  阎魔韩文清表示自己一个PVP不参与大蛇这种pve活动,在一边吞云吐雾观战,小妖狐喻文州表示自己还小,上阵也是凑热闹,雪女方锐和孟婆张佳乐两个控制在一边装死。

  “所以呢?”三尾狐楚云秀一脚踢在叶修屁股上,“你让一个姑娘天天给你当打手!”“你也算是姑娘啊。”叶修瞟了楚云秀一眼,小眼神十分幽怨。

  “切,怕个什么。”六星萤草孙哲平一把搂住叶修的腰,“有你爸爸我在呢,你乖乖躺好就行了。”“要脸不大兄弟?”方锐在一边吹口哨,“为啥是躺好?你想对老叶干啥?”孙哲平晃了两下手里萤草,也学着方锐吹了下口哨,“咋的,还想打架?”“老叶!他欺负你的宝宝!”

  沉迷输出,见死不救,小手一挥,毁天灭地。叶修看着对面被打的叫爸爸的八岐大蛇,感同身受的抱起孙哲平的大腿,“爸爸!我躺好了!”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4)

  韩文清黑着脸和张佳乐一起把方锐拽开,准备拉到小黑屋交流一下同事感情,新来的小伙伴喻文州也准备加入地府组一起,和新朋友交流交流感情,畅谈畅谈理想。

   叶修整了整被方锐拽的松散的衣服,朝着喻文州起来,“那只妖狐,诶就是你,你刚刚话还没说完啊,别真是被方锐吓着了,这地大妖怪不少,比老韩还凶!别乱跑啊。”

   喻文州停下脚步,回头眯着眼看着叶修,我“不去哪,刚刚就是看见你太激动了,有点抑制不住自己,准备出去随便扒个皮。”随便,扒个,皮?楚云秀听完,三只尾巴抖了抖一下子立了起来,狗逼方锐乌鸦嘴,麻麻这里真的有变态!“扒…皮?”叶修嘴角抽了抽,这爱好还真…还真是挺独特的啊。“你要不喜欢,我就不去了。”喻文州看着叶修一脸懵逼,开心的宛如封住了封住了十个黄少天的嘴。

  叶修摆了摆手,示意喻文州别出门浪了,好好和楚云秀在一边歇着,扒皮这种爱好,还是戒了比较,真的是太血腥!太不有爱了!
  重新拿起画符笔,叶修准备再召唤一次试试,笔走龙蛇的写上了三个奶字,闭上眼睛念咒。“诶呀你就放弃吧,一会没出来个蝴蝶精给你出来个巫蛊师,看着更不顺眼。”楚云秀打定叶修依旧不会出奶,在一边无所事事的欺负扫地小纸人。

  符咒猛地发出一阵白光,光源处走出一个人影,但光芒久久不能消散,人也一直没走出来,只能看见那式神手中拿着一只萤草。“我的妈,真出奶了,叶修你咸鱼翻身了!”楚云秀瞪大了眼睛,踢了叶修一下。“看看这光,估计四星萤草都不止。”叶修搓了搓手,也不在乎楚云秀踢了自己一下,大喊一声,“出来吧!我的萤(萌)草(妹)!”

  光源处传来一声慵懒的的男声,“急什么急,等着。”话音刚落,就见光源里走出一英气男子,朝叶修挑了挑眉。

  楚云秀一脸玩味:“哦,你这基佬体质。”
  叶修:“…哦,我真是日了老韩。”

  欢迎小天使捉虫(ง •̀_•́)ง,看不懂喻文州说啥的小伙伴可以看一下喻叶的番外,么么哒。
 
 

叶修的基佬式神小院(3)

  韩文清表示自己不可能会秀腿,并想与自己的阴阳师“深入”交谈一下,叶修表示拒绝式神韩文清的请求,顺便也拒绝一下雪女方锐想看看自家阴阳师秀大腿的请求。
  看着叶修依旧活蹦乱跳的吵吵闹闹,喻文州的眼中忍不住流露出几分宠溺之情,“噫!叶修你看那只妖狐的表情好恶心,你把他喂给我得了。”方锐扭着屁股掐着叶修的腰,完全不顾韩文清和张佳乐直勾勾眼神。“边呆着去,有种你去吃老韩啊!”
  叶修连拽带踹的扯着方锐,扭头对着已经往院外走的喻文州喊了起来:“你看哥新式神都被你吓跑了!诶诶诶,那啥,那个喻文州你去哪啊?别跑别跑,哥家里可是还有一只母狐狸,包配种的,待遇大大的好!”
  “滚,你和他配种去吧!”基佬式神中的清流,母狐狸楚云秀表示不服,“你摸着你的_奶-子_说!老娘给你当了这么久的打手,你就这么随随便便把老娘扔出配种你还是不是人了?”
  院子里的一众式神表示,不劳烦自家阴阳师了,自己就可以来帮主人摸一摸,不怕苦不怕累,想摸多久都没问题,包带暖床服务!
  “我……”喻文州还没有说完话,就听见方锐在叶修屁股上“啪”的一巴掌,摸完还不忘得瑟一下“云秀姐,我替叶修摸了!他屁股上肉比胸上多多了。”叶修这次并没有垃圾话,只是温柔地拿起了画符笔,准备试试看能不能戳死方锐。
  “呦,方锐你这是要造反啊?地府来的那俩要准备磨刀了啊。”楚云秀毫不客气的对方锐翻了个白眼,方锐也没当回事,笑了两声,“不怕不怕,叶修才舍不得地府那俩对我咋地咋地,对吧叶修?别生气,你摸回去不就得了。要不,你亲回来如何?”“呵呵…哥对你屁股没兴趣,对你假胸更没兴趣”新时代三好阴阳师叶修声明,自己不是基佬,不亲,不亲,不亲,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方锐胸前的两个大绒球比方锐还委屈,嘤嘤嘤QAQ,人家才不是方锐的大胸啊。

方锐是雪女,是因为我看见雪女的传说里雪女会引诱人吻她,当时我就想这个可以嘛带入方锐向老叶求亲亲啊!!还在纠结是先写点这几个式神的剧情,之后其他人慢慢出来,还是继续抽卡再抽几个式神出来……
欢迎小天使捉虫!